— 壮哉我大不爽 —

[露中]我有特殊的装B技巧CH05

食用说明:

太久没更新是我的锅 doge

主要是吃肉吃的太high了 doge

露胸【划掉】露熊还是没出现我都不好意思看题目上的露中二字了

法加二人强势秀恩爱

好茶闺蜜组吃狗粮吃的很high但是他们的老攻们并没有被我放出来 doge

hhhhh来打我呀

CP:露中 米英 法加

直通第一章               目录


第五章、表演

   在可容纳数万人的半球形剧院里,王耀妈的智障脸坐在观众席上,而且是紧邻着舞台的观众席座位上。

   妈的他到底是为什么来看拜芙玫的表演啊蛋疼。

   旁边座位的亚瑟悠闲地翻着个人终端里的汇演目录,不时从自己的亚空间装备中取出一杯红茶轻嘬,一副很满意的样子。毕竟他们所处的座位算是除了贵宾席以外最好的位置了。

   在现今的年代,科技算是十分发达,新型的全息技术可以应用到舞台效果上,也就使观众层叠环绕着舞台观看。但由于现场表演的某些局限性正面和背面的观众席的观看效果是最好的,而今年的新生就被安排在背面席的最前方。

   学院交流会的第一天是双方的汇演这点是学院星系各校之间的共识,但开场通常由东道主来进行。也就是说,这次汇演的第一个节目是由宾尼福的优秀学员来出演。

   灯光渐渐变暗,舞台的一角蓦地出现一支火红的玫瑰,散发着点点荧光,而那光芒慢慢扩散,逐渐现出一架白色三角钢琴的模样。而在钢琴边,一位年轻而优雅的金发Alpha有些慵懒地坐在椅子上,单手搭在钢琴的琴键上,炫技一般奏出美而轻快的旋律。

   按理来说,Alpha的身体素质决定了他们在艺术领域并不擅长,但舞台上的这个男性Alpha显然是个例外。金色的齐肩发,精致的面容,以及修长的身姿,如果挡住他下巴上的胡渣,或许还会有人认为这是位漂亮的女性。

   然而即使是位于舞台的边角,也没有一个人会忽略这位男士的存在。蓦然响起的天籁般的歌声,应和着琴声,萦绕在整个会场内,穹顶投映下的星光将整个会场照亮,也点亮了观众们的眼眸。

   “卧槽,弗朗鸡!”

   王耀一转头就看到了亚瑟目前和他一样的表情,还带了一点点的咬牙切齿。弗朗基?好像是亚瑟竹马竹马的那个“损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家族有名的风流大少爷怎么会留在宾尼福当助教,还在交流会的开场表演中演出?不过......他好像记得亚瑟说过这个年轻浪荡的Alpha已经有自己的Omega了,那么应该就是......

   黑暗的观众席前端一点金色的流光飞速划过,王耀黑色的双眸如被沙水浸染,满满漾成金色。透过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王耀清楚地看见了舞台正中的那名青年,一位有着漂亮金发和一双淡紫色眼眸的......Omega。

   马修·威廉姆斯,王耀的脑海中瞬间出现这个名字。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什么不可言说的缘由,而仅仅是因为他的脸。这位威廉姆斯家族最尊贵的小少爷,可是长了一张和琼斯家族的新秀阿尔弗雷德那小子一模一样的脸呢。

   不得不说威廉姆斯家族把马修保护得太好了,即使是王氏这样的大家族手里也没有任何关于马修的全息影像,只有几张曾经在宾尼福就读的学生传送回本家的手绘肖像。可惜作画的人只画出了形,而没有画出神韵,王耀感慨着。

   任谁看到了马修本人都不会认为这个青年和阿尔弗雷德是同一个人,因为他们的气质太过不同。马修的面貌很柔和,柔软的淡金色头发披散在脸颊两侧,发型与弗朗西斯有些微妙的相似。而在那副椭圆形的近视镜下(是的,王耀一眼就能看出那是近视镜,而非是阿尔弗雷德惯常佩戴的平光镜),是一双温柔的淡紫色眼睛,那双默默遥望着舞台角落那个耀眼的人的眼睛里,深蕴着一种浓烈的爱意。这使得王耀不禁想起了另一双字眼睛,更加的深邃美丽,却在那无尽的爱意中隐现着疯狂。

   打住,王耀再次看了身旁的亚瑟一眼,发现他仍旧咬牙切齿地盯着弗朗西斯,同周围的所有人一样,似乎都看不到舞台正中吟唱着天籁歌声的马修。王耀金色的眸子闪了闪,重归于沉寂的黑色。刚刚他将一半的精神力集中于双眼,这才发现了歌者马修,他想也许这就是马修独有的能力,一种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看似鸡肋实则无比有用的能力,难怪家族里的人根本找不到马修的踪迹,如果他当真想要隐藏自己,那么除了精神力极强的大能以外,不会有人能找到他。同样的,这次想必也是他想要将这舞台留给他的爱人弗朗西斯吧。

   马修的歌声令人感到极为舒适,但王耀总觉得隐隐有什么不对,但看周围的人除了更精神一点没什么变化之后,也就把这个想法抛在了脑后。

   待二人退场之后,观众中才有人想起来问歌唱者的长相,同伴们只能无奈地告诉问询者他们只顾着看波诺弗瓦先生了,宾尼福Omega分院的院花威廉姆斯学长的真容他们真的没看见。不过能听到学长的歌声也是不枉他们辛辛苦苦考进宾尼福第一军校这个变态的学校了。

   “威廉姆斯小少爷是弗朗西斯的Omega?”王耀凑到亚瑟的耳边悄声问他。

   “是啊,”亚瑟一脸哔了狗的样子,“腐烂那家伙天天和那小家伙秀恩爱,要知道他今年才24,比腐烂小了整整21岁!”

   王耀一脸我懂得拍了拍亚瑟的肩,他对年龄差没什么太大的看法,但是亚瑟这种微妙的“烧烧烧”的感情自己却十分理解。毕竟都是单身狗嘛。

   等等,人艰不拆啊。

   开场引起了观众们的兴趣之后,两个学院交错着带来了几个节目,而后迎来了一个小高潮。小高潮之后就是正式的交流,当然也可以称之为表演的压轴节目。这个节目来自于拜芙玫已经毕业的两位优秀学生,也是一对声名显赫的Omega兄妹——本田菊和本田樱。

   这场表演,或者说这支舞,及其具有本田家族的风格。本田兄妹身上那身樱粉色的盛装和服,和他们极为柔美骄矜的舞姿,都在向人们述说着他们家族传统中那位美人的神韵——大和抚子。这也是拜芙玫对自家Omega学生的要求之一文静清雅,从夫从德。

   令人惊异的是,对于大和抚子的演绎,本田兄妹中的那位男性Omega本田菊似乎更加符合那已经被神化了的定义。而作为女性的本田樱,却显得有些跳脱而不够那种美感。

   两个人背对背的双人舞表演,本田菊正对着背面的观众席。在他们又一次地交换位置之后,王耀心中一叹,他不信本田菊没有看到他,他现在也没有心情欣赏这被许多艺术家交口称赞的舞蹈表演了。

   在认出了那个舞者的同时,亚瑟立刻转过头看向王耀......的后背。那场战斗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太多太深刻的印记,那是他纵横星海数年第一次遇到的落荒而逃的战斗,那是他第一次被对手放跑的战斗,那也是他第一次为对手感到心痛的战斗。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他仓皇出逃的时候回头看到的最后一眼,那个骄傲的Alpha少年浴满鲜血地跪在自己重伤的妹妹身边,将自己高束的长发掠至身前,露出血肉模糊的后背上,那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而后狠狠地割断自己发辫,任由它吹散在风中。

   王耀知道亚瑟在看他,但王耀并没有理会亚瑟。不得不说柯克兰家的小少爷除了家人的温情以外并不缺少任何东西,包括对于大家族子弟极为稀少珍贵的纯真。即使做了那么久的星盗,亚瑟的心思仍旧是单纯的,这并不是说他傻,而是他心中仍有着某种善,并相信着来自世界的善意。

   本田兄妹表演的舞蹈,王耀承认本田菊的演绎是最好的,因为他本就是“大和抚子”式的人物,却也完美地继承了本田家族的传统。相较于本田菊,王耀更喜欢本田樱的舞蹈,因为那才是一位真正的少女,有着少女的纯真。

   表演结束,掌声经久不息,持续的时间甚至比弗朗西斯和马修的开场带来的更长。Beta主持人很是调侃了一下两位优秀的Omega,并且对于接下来的交流进行了简短的询问。

   本田樱有些疑问地看向了本田菊,而男性Omega略沉吟了一下道:“贵院的表演中,并没有涉及舞蹈。在下刚刚见到两位故人,他们的‘舞*’技一直为在下所钦佩。在下长久未见,可否请这二位上台为在下及诸位带来更加精彩的表演?”

   主持人有些为难地看了看院方代表所在的地方,得到首肯之后才问:“那么本田先生所说的‘故人’是谁呢?”

   “王,我好像又被你拖累了。”亚瑟忍着想要扶额的心情向王耀低声抱怨。

   本田菊引着主持人的目光转向舞台背面:“应当是贵院的新生,柯克兰先生和......王耀。”

   对上本田菊那双同样漆黑的眼睛,王耀发现自己读不懂他。或者说......王耀苦笑着,他从来就没有懂过本田菊到底在想着什么,从他们初见,到决裂,他从来没有懂过他。

   王耀从来没有懂过本田菊。

*本田菊、王耀、亚瑟三人同时在场的时候只有那一次战斗,所以这里本田菊的意思是二人的武技很高,这样的说法实际是一种侮辱性的说法。而且本田菊的认知中,王耀和奥利弗(奥利弗是亚瑟的化名但本田菊并不知道)应该都是Alpha,但是前文提到过,历史上,或者说传统意义上并没有Alpha会当众进行文艺演出,虽然弗朗西斯开了先例但是舞蹈与钢琴弹奏并不是一种,尤其是由Omega提出的舞蹈。

PS:之前有妹纸说被题目骗掉了......doge脸,我好无辜的,这个装B不是装哔——啊,而是Beta的B......好像ABO文里一直是这么用的。好吧仍然文不对题,我不管我就是喜欢这个题目哼唧

评论(9)
热度(37)

2016-07-16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