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壮哉我大不爽 —

[露中]契合CH01

食用须知:

哨向 哨向 哨向

这个人深陷结合热中无法自拔

不管 反正老王和露西亚就是100%契合

好茶闺蜜组玩多了这次咱们来抱熊闺蜜组怎么样

嗷嗷嗷 我喜欢小透明啊

*反正我笔下的老王都是开了挂的

*虽然一直拒绝玛丽苏但是这个人好像走在了玛丽苏+流水账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不管我就是要爽

*不管我就是要开新坑

[邓摇.gif]

*有私设 私设不多

*这次的语言好正经 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呢

*CP:露中    法加   黑三争霸 

    应该有微量米英和凹凸组(不太确定)

    好茶依旧老友设定

    其他CP暂且不明出现时会在开头填补

目录


第一章、森林

   王耀摸了摸身边野兽的鬃毛,拍拍它的脖颈,看着它带着几分留恋缓缓隐入林中。

   身周俱是参天的巨树,树干不粗,但却直入云天,个子不高的王耀即使仰着头也难以看清树木最顶端的叶子。他并不知道这种如同白桦一样有着白色纹路树皮的树木叫什么名字,也没有意想知道——他已经困在这个四处一片茫茫的森林里2天了。

   霜叶林,西伯利亚族群领地外围的第一道屏障,也是西伯利亚族群与华夏族群之间的一道天然屏障。它将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同试图穿越这道屏障的人一起,挡在了华夏领地的外围。其内似乎有天然形成的阵法,让误入其中的人自此迷失方向,困入其中无法逃脱。

   不靠近霜叶林,这是生活在北方的华夏人所有的共识。但王耀却不得不以身犯险,带着一众随从深入此地,试图到达数百年与华夏族群井水不犯河水的西伯利亚族群。因为战争。

   氏族的扩张与吞并自从哨兵这一人类的特殊改变开始就成为了一种自然现象,东方传统而古老的华夏民族王氏自然也是如此。但王氏向来以和求和,虽也有过大规模的战争,也多出自于内战。侵略,从不是东方氏族们的扩张方式。

   因此,在面临西方氏族强势的侵入时,东方氏族的应对就显得稚嫩了许多。若果说这是一盘游戏,那么游戏规则的改变以及队友的拖累让王氏疲于应付。

   老友的一封书信让王耀内心陡然警惕——黑暗哨兵。西方氏族的统治者悄然发生着改变,新生的强大哨兵不满足于自己的领地将目光投向了一海之隔的富饶东方。

   古老的东方氏族富足且智慧,但多年的安逸让他们在战事上略显疲软,再加上本田氏从背后插上的狠狠一刀......

   王耀站在无法辨清方向的霜叶林内吐出一口浊气,呼出的白汽氤氲了面前的空气,后背上早已愈合的伤口隐隐作痛。

   盟友。西方氏族即使在战事上略占上风,却也没法在短时间内拿王氏怎样,而僵持的时间越长,变数越大。战争的双方都在同一时间想到了结盟,而除开那些散落的零星氏族以外,一直盘踞北方大陆的战斗民族就如明星一般。

   西方氏族虽常年与战斗民族有摩擦战争,但却也通商并且颇为熟悉。与跟战斗民族毫无联系的东方氏族相比也算是半斤八两,单看谁能抢得先机。

   王耀在与族人商议之后,毅然将手中势力交与族内的首席哨兵,也是他的亲弟弟王京,亲自动身前往北方大陆,以求......和亲。

   没错,王耀是个向导。一个在王氏内部地位极高的向导。

   大概西方氏族无法理解东方氏族中向导能够身居高位的原因,毕竟在他们心里向导的地位始终处于一种弱势的需要被保护的状态。由于文化差异,东方氏族对于偏向精神力修行的向导比之偏向力量修行的哨兵更有一种传统的崇拜。这种崇拜使得向导在东方氏族中的比重更加巨大。这也是哨向比例低于100:1的西方氏族急于入侵东方氏族的原因,哨向比例接近1:1人口基数大的东方氏族的向导资源简直就是一种无限惹人觊觎的财富。

   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在霜叶林中游荡,王耀紧了紧身上的裘衣,任由额前散落的碎发随北风飞舞,他的鼻尖冻得通红,在毛绒绒的兜帽的包裹下,本就有些嫩的脸更加娇弱了起来。霜叶林的土地上,常年半覆盖着霜雪,野兽在这片黑红的土地上留下的脚印根本留不过半刻。

   夜晚还能看着星空向北方行走,白天在这片灰白色的森林,根本找不到路。

   “谁?”王耀在身边的精神域发生强烈的波动后转身发声。

   一个年轻的金发男人有些无措地站在那里,怀里抱着一只看起来像是毛绒公仔的白色幼熊。

   “我......你能看见我?”说是男人,准确来说更像男孩。随着他的瑟缩,额前长长的呆毛颤了几颤。

   “......”王耀的无语让男孩苦笑了几下,而后解释说:“你是除了先生以外,第一个看到我的人。”

   王耀依旧怀着一种淡淡的警惕看向男孩。

   “我叫马修·威廉姆斯,来自多/伦/多,这是熊五郎,我的精神体。”马修拽着熊五郎的爪子向王耀挥了挥以示友好,“我不小心和队伍走散,已经迷路3天了,你呢?也是吗?”

   王耀思索了一下,而后点点头:“我是王耀。”

   马修看起来有些震惊:“你就是华夏王氏的长子?为什么会是你?”

   作为家族内实际掌权者,王耀的资料在华夏的保密级别极高,所能流传出去的资料极少。但对于和西方氏族的市级领导人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的马修来说,这些表象一般的资料对方也应当是能够轻易获取的。

   王耀并没有回答对方的发问,而是颇有兴致地盯着马修怀里的熊:“你的精神体是叫熊五郎?好可爱呢!小北极熊吗?”

   马修似乎是有些天生的软萌,并没有注意到王耀生硬的转移话题,有些怯懦地微笑:“是啊,熊吉它很萌的。听说北方的‘那一位’的精神体也是北极熊,大概是这样阿尔他才会让我来吧。”

   “阿尔弗雷德?你们很熟吗?”王耀听到这个名字,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回忆着老友信中对这一未曾谋面的年轻黑暗哨兵的描述,“不过,你们长得很相像呢.......”

   “我们是兄弟啦......之前在学院的时候,好多人都会把我误认为是阿尔,然后......”马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声音颤抖了一下,“不过我后来觉醒了向导,就很少能见到外人了。当然......也很少有人能看到我......”

   “这些都过去了。”

   马修一抬眼就看到伸手拍着自己羽绒服上霜结绒羽的王耀,他微微仰着头,娃娃脸上带着一抹安抚的微笑。马修心里隐隐明白了华夏将王耀派出的原因,但还是忍不住向这个除母亲以外唯一一个向自己释放善意的向导亲近。

   “那个......我好像还没有见过你的精神体......不把它放出来没有关系吗?”和王耀并肩走在森林里找寻出路的马修侧过头,看看王耀包裹着厚实兜帽的发顶问道。

   说到自己的精神体,王耀的眼底泛出一抹奇异的光彩:“恩......滚滚它也是一只熊呢,超可爱的阿鲁!”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有些心虚地停下了脚步,“就是......长得有点胖......”

   “?”马修被二人中间为防走失而系上的丝线拉住,也停下脚步看着王耀......以及他身后突然出现的一只黑白相间的萌物。

   直立起来比王耀还高的“熊”人模人样地向马修作了个揖,而后腻在王耀的身边,用好奇的眼光看着马修怀里的“熊五郎”。

   “好......可爱。”马修赞叹,走过去揉了揉熊猫毛茸茸的头,“这是什么熊?我从来没有见过。”

   王耀想了好久也没能从俄/语中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汇,只能无奈地用本氏族的语言来说明:“这是‘熊猫’,华夏的国宝。”

   滚滚憨态可掬地摇了摇身子,从马修怀里将比它小了好几号的北极熊宝宝抱了下来,放在自己的后背上,驮着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熊五郎”前进。

   “熊二郎这个样子没有关系吗。”马修带着一点无措问被当成交通工具的滚滚的主人。

   “没关系的,滚滚它很久没有见到同类了,大概有些兴奋。”王耀笑笑,看着滚滚黝黑双瞳眼底的喜悦,“你的精神域能够扫到多远?我好像感知到边界了。”

   马修闭上眼,而后惊喜地睁开,推了推防风镜下的眼镜:“就在前面不远!天哪,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耀,你要不要吃些枫糖,这是我家乡的美味。”

   王耀婉拒了马修的邀请,在心里默默叹口气,这傻孩子还不明白吗,他们之间的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

   滚滚换了一个更能让背上北极熊舒服的姿势,抬头看看天空中的飞鸟一掠而过。它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因为它是大熊猫,没有优秀的视力。但它还是大熊猫,这与它的主人是哨兵还是向导无关。

   它是......一个......

   掠食者。

*马修·威廉姆斯和阿尔弗雷德·琼斯是双胞胎,马修更早出生,但自从他出生就被身为普通人的母亲带回了母家,姓氏也从母姓威廉姆斯。阿尔觉醒哨兵后,马修才被带回琼斯家,和阿尔一同接受教育。16岁时觉醒向导,被带到白塔,直到19岁被已经成为黑暗哨兵的阿尔下令越洋来到西伯利亚族群和亲。

*私设:黑暗哨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超越哨兵和向导相互吸引的限制,并且一个黑暗哨兵可以拥有多个向导。

评论(6)
热度(28)

2016-06-28

28  

标签

aph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