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壮哉我大不爽 —

[露中]平行线

【露中】平行线


短 一发完结 露中only

OOC有 相信作者已经在很努力地避免了

似乎是一块玻璃渣

蠢作者拒绝收刀片和催更

CP:伊万X老王  安娜X燕子

......真的!相信我!CP是这个!!!

目录



平行01.你透过我在看谁


    “伊万,你透过我在看谁?”


    桌对面的青年愣了愣,面色不变,只是抬起手整理了下自己的围巾:“一个故人而已。”


    春燕一手绕着自己的鬓发,一手缓缓搅动着桌面的咖啡。玻璃窗上的雾气被校园里年轻的情侣涂上了甜蜜的图案,不时有同期的校友从窗外路过,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法学院大四的怪人王春燕被理院大三的外籍男神伊万告白并且接受了,这是H大今年最大的新闻。无数年轻的学妹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她们不能明白,为什么一向笑容温和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岭之花伊万会看上一向游离于人群之外的法学怪人王春燕。


    事实上,这点王春燕也不清楚。但是,她似乎能够明白。


    因为,她怀着同样的心情。


    “春天,就要到了。”她看着窗外纷飞的冬雪,那雪白的颜色同她的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也许吧。”伊万这样说,率先离开了位子,没入那一片无垠的白。


    那背影,也同她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


    “那么,你透过我在看谁呢?”


    看着桌对面愣神的青年,安娜有些害羞地捏住自己的衣摆,将半张脸埋在自己的围巾里,听着对面青年用清茶般恬淡的嗓音开口:“一个故人......而已。”看不清表情。


    安娜看着自己的相亲对象,暖紫色的眼眸里只映出了王耀一个人的身影,高阔的鼻梁在那张微肉的脸上并没有降低其一丝一毫的美感,却带了一种斯/拉/夫/人特有的味道。


    这使得王耀晃了晃神,面色不改地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道:“我已经老了,但他不是。”


    安娜纤长的睫毛颤了颤,缓缓松开了自己的衣摆,用双手捧住面前的茶杯:“......我也是。”


    王耀不明白安娜所赞同的是什么,他也不想明白。安娜身后的暖炉上方,一缕烟气循着竹帘的轨迹缓缓上爬,到了高处,却又一息消散,再寻不到踪迹。


    他笑着:“王氏不允许我再年轻下去了,布拉金斯卡娅小姐。我需要一个姓布拉金斯基的妻子。那,就是我要说的全部。”


    安娜·布拉金斯卡娅笑着:“......我也是。”



平行02.梦想


    “春燕,你为什么要学法学呢?”图书馆里,伊万侧头看着王春燕手中的大部头书,上面零星划着重点,行间充斥着密密麻麻的用细小的中文写就的笔记。


    “恩?”春燕似乎并没有打算回应旁边问出麻烦问题的“现任男友”伊万,她依旧翻着自己的法学书,不时做上笔记。


    “而且,你已经大四了吧,还需要这样学吗?”伊万似乎并没有打算这样放过她,轻易地夺过对方的书,迫使黑发的东方少女直视自己的眼睛。


    王春燕的确将头转了过来,直望进伊万暖紫色的眼睛深处:“......为了一个永远都无法实现的梦想......我这样说,你是否满意?”


    “那么,这个梦想是什么呢?”伊万将头微微凑近,斯/拉/夫/人的体型让他的身形变得极有压迫力,他潜意识里知道,这样做会使对方说的更多。


    “和我最爱的人,一起站在冬日的阳光下。”春日的阳光斜照在少女的身上,她棕黑色的眼眸显得那么明亮,一瞬间,竟然让伊万微微瑟缩。


    趁着伊万愣神的一瞬,春燕夺回了自己的书,状似不经意地开口:“那么你呢,伊万,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伊万垂下眼帘,“那永远也只会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啊......”


————————


    “安娜,你在做什么?”刚刚沐语完毕的王耀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向床边的安娜走来。


    “看一些老物。”安娜举起手中用黑白二色丝线编成的手环,“这是我前任恋人送我的。”


    “一寸同心缕,百年长命花。”王耀只一眼便辨出了手环的材质,“你的恋人是中/国/人。”


    “是的啊。”安娜仔细地将手环贴身收好,“这是我能留下的最后一样事物了。”


    “那么,”王耀在一边的单人床上躺好,隔着两米宽的过道同另一张床上的安娜对话,“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安娜将夜灯关上,伴随着黑暗而来的,是长久的寂静。


    “我只能说,那是我一生最遥远而不可及的梦想。”安娜将头缩进被子,被子里传出来的声音有些憋闷,“那么,你呢?”


    王耀没有回答。


    良久,久到安娜以为那是她梦中听到的言语:“王氏的人,不能有梦。”



螺旋03.毕业


    “你要走了吗,春燕。”伊万靠着一边的栏杆,看着身着学士服的春燕向他走来。


    王春燕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不时有同期毕业的学长路过,会意地吹个口哨。


    许久,王春燕才回过神,微垂眼帘:“抱歉,刚刚有些走神。你说什么?”


    “你要离开了吗。”伊万少见地好脾气地重复。


    “是的。”王春燕似乎仍旧没有回神,“是的,我该回去了。”


    夏风袭过,带着一股湿热的气息包围了二人。


    气氛,却显得格外冷寂了起来。


    “抱歉,我的哥哥订婚了,似乎近日就要结婚,而我从未知道他的身边有过什么亲近的女孩子,所以......”王春燕难得会这样语无伦次,将自己的迷惘和无助如此清晰地显露,“我不明白,他怎么会选择接受联姻。”


    伊万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能轻轻抚着她的头,就像他的姐姐在他很小的时候对待他那样,带着一种对亲人的安慰。


    “我是不是还未曾和你说过,我的家庭。”王春燕感受到了自己头上的温暖和一种前所未有的彻骨寒意,“我是京城王氏的人,我这辈子都要和大哥一样,埋葬在王氏的荣光里。”


    王氏......王氏。


    “你的大哥是谁......”伊万的声音在颤抖。


    “我的大哥?”王春燕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我的大哥,当然是......”


    “王耀。”

    “王耀。”



螺旋04.订婚


    王耀看着镜子里西装笔挺的人,他有着黄色的皮肤,黑色的长发,琥珀色的眼睛。他是谁?王耀?不,他不知道。


    换好试穿礼服的安娜走到他的身后,镜子里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穿着高跟鞋的安娜甚至比王耀还要高出一截,这让他有一种错觉,错觉那个人还在,错觉他的梦还没有醒。


    服务人员和“下人”们的恭维就在耳边,他们中却没有一个人将这些话,听进耳中。


    如果说,这就是他们婚礼上将要进行的事物,那不如没有。


    但是,这不可能。


    这场婚礼,这场婚礼上的人,从来不属于他们,不属于王耀和安娜·布拉金斯卡娅。它只属于王氏,和那个俄/罗/斯的氏族——布拉金斯基。


    “燕子她,估计已经要疯了吧。”王耀疲惫地仰躺在沙发上,喟叹。


    “燕子?”安娜好奇地望向他,这是她第一次在王耀的口中听到别的女人的名字。


    “我的妹妹,王春燕。”王耀这样回答。


    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相交05.会面


    帝都的机场,站着四个人,他们相似,又不同,迷惘在生命里。


    无言的尴尬蔓延在他们的每一个人身上,他们无话可说,他们无言以对,他们只能上车,回到他们各自的牢笼,然后,戴上自己心的枷锁。



相交06.婚礼


    两个年轻的男人站在教堂的正中央,他们有着无与伦比的样貌,也有着同样绝伦的家世,但他们站在教堂顶部透射下的圣光下,却仿佛被世人所遗弃。


    两个同样美好的女人,穿着婚纱,沐浴着纷飞的花瓣缓步而来。


    她们的手臂交缠,他们的灵魂颤动。


    当他们双手交叠的一刻,所有的宾客起立致意,以献上最美好的祝福,祝福王氏,和布拉金斯基家族,永远的交好。以两对新人换来的交好。


    这场婚礼,没有牧师。


    牧师不会为了利益而宣誓。


    于是他们自己构筑着自己的誓言。


    人们无法看清蓦然增强的圣光下,两对新人的双手如何相握,也无法辨别那四枚白金的婚戒最终到了谁的手上。


    他们只知道,那契约成立了。


    那就够了。


    那就......够了。


    《梦中的婚礼》悠悠响起,新人在乐声中缓缓走向明天。




    这是梦中的婚礼


    有着梦中的爱人


    那镌刻着永恒誓言的戒指啊


    交缠着


    堕入深海



——END——



深夜刀片,拒绝接收。


评论(9)
热度(23)

2016-04-09

23  

标签

aph露中